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永昌国际开户
来源:网上转载

倾诉人:连丽,女,35岁,财务管理

精彩导读:连丽爱上肖远征的时候,他心中还另有所爱,但通过努力,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婚后,连丽用心经营着婚姻,然而七年之痒,肖远征不无俗套地掉进了婚外情的漩涡。婚姻吹响了保卫战的集结号,看连丽如何来击退外敌……(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无论从妆容,衣着,还是谈吐,连丽都无懈可击。她看上去就是那种在单位里位高权重的影响者,言语果断、爽快。后来她丈夫肖远征也来了,连丽在他面前就像换了一个人,声音柔和,目光里充满依恋。

1.丈夫有点春心萌动

半年前,我在肖远征的手机里发现了暧昧短信,有女人约他去看电影。

肖远征其实算是个相当乏味的人,业余时间最大的爱好就是和单位的同事们打麻将,再不就是和客户出去“腐败”,或者是带着我和儿子一家三口出去吃饭。可他突然开始讲情调、小资搞浪漫,该是有点春心萌动了吧?

我暗暗地记下了这个号码。肖远征手机的户主是我,我凭着身份证就能轻而易举地查到蛛丝马迹。只是我暂时还不愿意这样去做。他们应该还是在萌芽状态,我相信肖远征能有这个定力去摆平这些事。

他开始要穿“颜色鲜亮一点的衬衣吧,都说我穿得太老气了,不是黑的就是灰的”;他开始在阳台上和厕所里接电话,声如蚊蝇;短信通讯记录每天都删得一干二净;有了更多的应酬,回到家,一身酒气加上香水味……

去查电话清单,乖乖,一天几十个电话,都是同一个固定号码。

我不动声色,给这个号码发去短信,“我不反对我老公有红颜知己,可是,凡事都有规则,别越界。”后面的话我就不说了,傻子也能看懂。

可是肖远征接下来的几天仍在应酬,通宵不归。而且,我还在他的衣扣上发现了缠着的长头发。让我想起电影的情节,剧中的情人也是通过在衣扣上缠头发来向妻子宣战的。

怒极反笑,我知道,我遇上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2.他的心中曾有她

25岁时,我经人介绍认识了肖远征。当时的他,还是个机关的小办事员,一米八的个头,就像一棵亭亭玉立的白杨树。他青春帅气,热情上进,我们一见钟情,很快相恋。

走近这个阳光青年,才发现他的内心世界不是那样的。肖远征的爸妈早年离婚,他爸爸后来又娶了后妈,生了儿子,肖远征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跟他爸爸也不亲。他妈妈也嫁去另一个城市,没人管他,这个可怜的孩子只有自己学着长大,外表阳光帅气,可实际是孤独可怜的。

第一次去他家里吃饭,他爸妈一家加我们一共六口人,只有四个小菜。他爸寡言少语,后妈也面无表情,一餐饭吃得寡淡,出了家门我就跟他说,搬出去吧。

我父母当时正有一套闲置的两房一厅,是准备给我结婚用的,我拿了钥匙就去找远征,他惊得连连摆手,我生气了,他才肯跟我去看房子。

我把棉袄从柜子里拿出来放到阳台上去晒的时候,肖远征从背后抱住了我,他喃喃低语,“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是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我笑,“第一个是谁?”他扳过我的肩头,看着我的眼睛说,“我要坦白一件事……”

 

 

原来,他大专毕业后就进了机关,顶头上司梅姐对他像母亲一样的关怀,再后来,他们相爱。但梅姐有婚姻,有孩子。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已经保持了三年,直到他不得不听从她的劝解,相亲,遇上我。

他说梅姐对他很好,上了班后他就再没有在那个冰冷的家里过过年,他的生活用品都是她买的,她家里做了什么好菜,都会叫上他。梅姐的老公性格开朗,从不怀疑他们有私,正因为丈夫的坦荡,梅姐难以舍弃婚姻。

可是,与我相处,跟与梅姐相处又完全不一样。他说他生平第一次有了保护欲,一个男孩,在他有能力保护至亲至爱时,他也就一瞬间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而他,迷恋与我的这种感觉。

不知为什么,我当时就似乎原谅了他与梅姐之间的感情。我非常心疼他,我说,这么晚才遇到你,让你如此孤独,我会尽我一生对你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开你。

他抱紧我,对我发誓,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从此,他会一心一意爱我,保护我一辈子。

3.经营爱情真不易

相恋两年后,我们拿了证,办了酒。婚礼的那一天,他们单位所有人都来了,包括梅姐。敬酒时我特意敬了她,真心诚意地感谢她对远征的关照。梅姐凝视着我,我们心照不宣地举起了杯。过了不久,听说梅姐就申请调走了。

远征在机关里慢慢地做得风生水起,我也考了注册会计师,在单位当上财务主管。那两年,我们都一心一意奔事业,顾不上要孩子。

也许是为了区别于梅姐给他的爱,我坚持了我的小女人政策。在单位里精明,在家我就乐得糊涂。我很少做家务,也不怎么理财,有时给他买衣服一花就是四五千,他还解嘲说“太太会消费,老公就有赚钱压力,好!”下班回家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做饭,洗碗,还给我泡好香片茶,兴致来了,我会给他按按肩膀,他还不习惯,总要给我按回来,说我上班太累,要给我松松筋骨。

三十岁我们才要了儿子。儿子生了,他由二十四孝老公又变成二十四孝老爸,伺候我们母子俩尽心尽力。我爸我妈提起远征来就赞不绝口,有时还要责怪我两句,嫌我懒,不做事。我心里暗笑,其实远征就是在享受这种爱人的过程,而我,如果不是对他一心一意地好,他能一直这样对我吗?

在远征眼里,我是个小鸟依人的女人,如果没有他,我就生活不下去。他就是这么自信。

正因为有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基础,相爱甚笃,我百思不得其解,远征又怎么会有了婚外情?这个横空冒出来的情敌是谁?

从远征喝醉酒彻夜未归之日起,那个隐身情敌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在我的责问下,远征含羞带愧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小娅,是他的一个业务关系,是个爽朗的女孩。起先,她组织了几次应酬,远征都说家里有事拒绝了,同事们都打趣说他是二十四孝老公,这女孩就对他有了点好感,大概是没有见到对家庭如此忠诚的男人吧。后来因为工作关系越走越近,小娅渐渐被远征吸引,他业务专精,对家庭专一,爱老婆孩子,属完美型男人。可能越是完美的东西,人就越有破坏欲吧,小娅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远征,就不顾一切地想要征服他。

小娅每次请远征吃饭,不论他叫多少朋友,都是她买单,他们一起打麻将,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喂牌,她常常把车钥匙往他那里一丢,说,拿去开开,反正你也刚学驾照,要练练手。远征心软,见不得别人对他好,不知不觉就拿她当了个红颜知己,什么事情都跟她说,包括梅姐的事。小娅还挑拨,问,你觉得你是爱你老婆还是爱梅姐多一些?一句话问得远征茫然,想起与梅姐的感情,唏嘘不已,因此喝得酩酊大醉。

4.两个女人的战争

我给小娅发的短信,她也拿给远征看了,远征默然。远征不止一次告诉小娅,他爱这个家,爱我和儿子,而我,离开了他生活都不能自理,他是绝对不会离婚抛弃我们的。小娅不信,硬是在他喝了酒以后和他发生了关系。远征醒了吓出一身冷汗,可渐渐地,也抵挡不住新鲜的风情,她再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又忍不住了……但远征没想到,小娅铁了心要和他结婚。

 

 

听了远征的话,我真是半天都没有说话,我不能理解这些第三者的思维,如果真是爱,看着所爱的人在这样的爱里进退维谷,狼狈不堪,难道不心疼?就算是真感情,难道也能如此肆无忌惮地伤害别人?更何况还有一个孩子?

我问远征,“先不说我,你愿意儿子也像你一样地生活吗?”远征一下子耷拉下了脑袋,儿子是他的死穴。

当着我的面,他给小娅打了电话,“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们就此断了吧。”

半夜,远征的电话响起,小娅气若游丝的声音,“我吃了药,可又后悔了,远征,来救救我。”

我赶紧推远征起床,“要出人命了,快去。”想想不妥,自己也起来,和他一起赶到小娅家。

一开门看见远征,小娅就往他怀里扑,泪珠啪啪地往下掉,我在他身后冷声来句,“赶紧上医院吧”。把她拖到医院洗胃,掀起袖子又看到她手腕上用刀片划得横七竖八的刀口,找不到血管进针,护士也急了,“要死要活在家里闹,净给医院添乱啊。”远征的脸羞得通红,我也脸上无光。

总算折腾够了,针也吊上了,胃也洗好了,小娅终于平静下来,她用期盼的眼光看着远征,我说,“没有危险了,让小娅休息,咱们回家吧。儿子还一个人睡着呢。”

小娅一下拉住远征的手,哭了,“我都弄成这样了,你还不留下来陪陪我吗?”远征挣脱她的手,“我老婆迷糊,怕拦不到的士坐错站。”

在的士上我就收到一条短信,是小娅的,“你赢了。不过我看你装,能装到几时。”

小娅也看穿了我吧。论精明强干,一意孤行,我们不相伯仲。可是,她怎么能了解,就算是我装柔弱,扮小女人,那也只是因为,那是我爱远征的方式,而且,也恰是远征最喜爱的方式。她输了,并不是因为我扮柔弱让远征放不下,而是远征的心,从来都在我和孩子身上,放在这个家上。

她也并不爱远征,只是一种虚荣,不甘心,可她忘记了,要抢夺一个男人的心,就必须掌握开启心门的钥匙。

我是赢了,可赢了又如何,能洗刷掉小娅留给我们婚姻的耻辱吗?能洗刷掉她留在远征身上的印记吗?我如此经营婚姻,尚有缝隙让苍蝇肆虐,如果再放松一点,岂不是输得体无完肤?

远征的手,试图过来牵我的手,我躲闪开了。说实话,我恨他的耳根子软,嫌他脏。可是,谁让当初我发过誓呢,“我会尽我一生对你好,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离开你”。是的,无论发生什么,除非是他不要我了。

胡思乱想间,已经进了家门。一进家门我就进了厨房拿菜刀,然后挥着菜刀逼远征进浴室。他吓得乱摆手,“别这样啊,老婆,老婆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说,要我不切下你这不听话的猪耳朵也可以,你从现在起,给我好好地洗,不把身上洗下三层皮,别从浴室里出来!

我们都笑了,这个插曲就算这么过去了,但以后呢?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