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女子口述:我在工厂打工时的性生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3:00:28  
结婚不到一年,老公独自到华东打工,我也真有点舍不得温柔体贴又精力充沛的丈夫,为解相思之苦,半年之后,我也追来华东,和他在一个厂打工。  我们各自住在男女宿舍,每间宿舍最少要挤着住八个人,因此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亲热,望梅也不能止渴,反而使我们越望越渴。  后来,我和老公分到了一个班,并一起上夜班。和我同室居住的另外七个姐妹都上白班,我们终于有了机会。但当我们刚颤抖地抱住彼此同样兴奋的身体,门锁就响了,一个女孩子进来拿东西。躺在床帘后面的我们大气也不敢出。  好不容易等她走了,我们有些不好意思地重新进入状态,又一个女孩子跑回来拿忘记带去的饭盒。我们只好紧急刹车,大汗淋漓地等她走了,才互相无奈地笑笑。在老公的爱抚下,质量很差的双层床又开始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当我贴紧老公的身体时,门又开了,一个女孩子热情地带进来一个老乡,并把她安排到我的上铺休息。  老公懊恼地离开我的身体,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个新来的女孩子第二天就上班了,而且和我一样上夜班,老公听了后说:“这下没戏了!”  就在眼前,却没有性爱滋润的生活,就像很美的一朵花没有香味,让人感到没有鲜活的生命力。  我们只有尽量回避这个让我们的心理和生理感到压抑的话题。但越回避越渴望,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怕看到老公,因为一看到他就忍不住想到他的身体。老公也可怜巴巴地压抑着自己。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极幸福的女人,感情生活和性生活都这样美满和谐,但现在我觉得变成性冷淡反而好受些。  后来我和老公发现,像我们这样的打工夫妻还真是不少。  终于等到了过年的机会,工厂放假,工友纷纷奔回家团圆,我和老公因家太远,车票又难买,就决定不回。我上铺的女孩子本也打算不走,但在大年三十的中午终于忍不住思乡的念头,在最后时刻买票挤车回韶关过年去了。  整座宿舍楼只剩下七八个人分散在四个楼层的四十间宿舍里,而我们又是最高最靠边的一间,四楼只有我和老公的脚步和语声,我们互相看看,笑笑,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这种融合了放松、宁静、温馨的感觉美妙地拨动着渴望的弦,又不弹出激烈的乐音,像是小夜曲的悠扬。  我们上市场采购了酒菜,又从容地在街边的小花园看完了一份报纸,到天色暗了,就打电话向远方的亲人拜年,然后我们相挽着离开渐渐冷清的大街回到宿舍。我麻利地为我心爱的男人炒了几个菜,心情欢愉地开了一瓶甜酒,然后我们围在低矮的小桌前倾听远近零落的鞭炮声,凄清又温馨地喝光了那瓶酒。我有些醉了,我们就关上门上了床,压抑了一年的欲念从温情开始宣泄,放松的心情和绷紧的身体,在寒夜里流淌着如蜜的汗水,我们一起协力把性爱之车一次次推上高高的坡顶,又如过山车一样一次次飞坠下来……  静止时,天已微亮,我对老公说:“这是我最美好的一夜。”  “就像久阴的天空终于在一场狂风暴雨后放晴了!”老公说完就懒懒睡去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