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小处女照A片策划的初夜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2:02:42  
八个多月前的夏夜,BB来拜访,吃饱喝足换上睡衣开始聊天,电视上的付费频道开始播放A片,我很自然地找遥控器转台,两个女生看什么A片?配乐又不好听,嗯嗯啊啊地吵死了。


  “等一下。”


  我的手停在遥控器上,屏幕上的男女主角刚刚脱光为数不多的衣服,就定位,进入“预备姿势”。


  “干什么?你要看啊?”


  “我想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


  “为什么?”


  “我不想一副完全不知所措的蠢相。”


  “?”


  “先观察学习,以便了解手脚应该摆放何处,总不能临阵磨枪啊。”BB戴上眼镜,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地盯紧屏幕,就差没有把笔记拿出来画重点。


  “O……kay.”果然不愧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连上床都得有备而战。我有点疑惑,“But What The Hell. 我以为你打算留给你丈夫咧,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还没有准备好’,谁是那个幸运的家伙?”


  “他的绰号叫菠萝。”BB忽然脸红起来,含羞带怯小小声地说。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真的,第一次的对象,就算不是白马王子银甲武士,也不要找个水果嘛,这就好像说自己的梦中情人是八两金或是志村健怪叔叔,使人发噱。


  怀春少女马上把枕头扔了过来以示抗议。“笑什么,人家可是×大的高材生,念机械工程的……(下略二十分钟歌功颂德、赞不绝口之词)”


  好,不笑不笑,总之,怀春少女BB碰到英俊少男菠萝,天雷勾动地火,几乎一发不可收拾,所以BB认真地决定,菠萝就会是她初体验的对象。正常人对第一次的性行为(或是跟某人的第一次)通常总会有些预期,可多半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笼统的想法,大概也没有几个人像BB那样策划周详的,其态度之严肃与细节编排之谨慎,就像拍摄爱情电影一样组织严密,包括应该在何时、何处、如何发生。这还不算什么,最了不起的是,BB的“剧本”仔细到连场景如何布置,光要怎么打,头发该怎么梳,穿哪件衣服,化怎么样的妆,应该说什么,全本《西厢记》,都藏在那颗漂亮的脑袋里。


  她的第一次作战计划大致如下:圣诞节假期要约菠萝去旅行,滑雪胜地的木屋旅馆,要订蜜月套房,可以“引起一些罗曼蒂克的遐想”,但是要告诉他“因为其他客房都满了,只剩下蜜月套房”,所以不至于让菠萝觉得自己“被设计”。在旅馆去吃浪漫烛光晚餐,完了到酒吧小酌谈情,当然会睡同一张床,但是不要第一晚就发生,会先两小无猜地手牵手,同床共枕而一夜无事,可以“酿情绪”、“培养气氛”。 第二天在彼此臂弯中醒来,晨光中凝视彼此的笑脸,从而开始美丽的一天。去滑雪、散步,回房间以后,借口请菠萝去拿些冰块,他回到房间之前,BB会把“景”布置好(或者我该说,战场?),灯光幽幽,音乐细细,床铺上洒满红色玫瑰花瓣,自己坐在浴缸里,浸在“美体小铺”的玫瑰泡泡中,点满香草和玫瑰味道的蜡烛跟香精油,在浴缸喝香槟,鸳鸯戏水………这样菠萝就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我听完她的沙盘推演忍不住骇笑,果然A片的教育有功,布景太像了。菠萝最好会读心术,要不然,他恐怕需要特训三个月兼排练五十次,才不至于砸锅。


  那时候才六月初,我非常佩服BB小姐的决策,可是我忍不住好奇。


  一、他们真的可以按照计划等待半年再“开张大吉”啊?虽说发乎情止乎礼,可是人毕竟是血肉之躯,心灵纵使愿意,肉体可是软弱的啊。


  二、两位届时是否还在一起都成疑问呢,毕竟这已经是个消费性的快餐时代,东西坏掉很少有人维修,直接丢出去买更新的型号来换是正经,连卡酥蕾都有罐装的,谁还耐心地小火慢慢熬煮一天一夜?人跟人的关系也比较淡薄,你不肯,好,自然有别人,追求的艺术已经是几近失传的上世纪文化啦。


  三、是跟男朋友上床,又不是拍床戏,BB连自己说什么台词,菠萝“应该会回答什么”都精心设计过,他哪里答得出她脑海里的正确答案啊,这样安排细节,很为难手中没有剧本的另外一方吧?


  不过我没有说什么,她只是讲给我听,并无征求意见,我只要求她完成使命后回来报告感想。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在考试和考试间茍且偷生,打工跟作业中苦苦挣扎,八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BB打电话约我出来“谈谈”时,我马上想起她六月份的大计划,不知道后续发展如何,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是很喜欢做计划,但是不一定真的可以贯彻始终的。但是我所认识的BB,是一个非常有执行力的人,绝对绝对言出必行,每个新年说年度大计划,到年底可以完成百分之九十强,意志与决心非同小可,所以我们约在书店的咖啡座,我打算听完八卦后,还可以去看场喜剧片,开开脾胃。


  回到咖啡座,我的纽约芝士蛋糕也送来了,舀起一小匙放进嘴里,绵密细腻柔滑芬芳,浓郁的牛奶香甜在味蕾上绽放一个一个令人颤抖的喜悦。BB叹了口气,欲言又止,一杯咖啡在手中自转完又公转,却没有喝的意思,我看她满腹衷曲不知道从何开始,于是给她一点小小鼓励:“菠萝好吗?”


  “好。”她顿了一下,“我想。”


  咦?


  “我们已经没有联络了。”


  啊?


  才二月份,距离BB的滑雪蜜月旅行六十余日,已经玩完了?我问了一个最合乎逻辑,也最诱发别人开口的问题:“发生了什么?”


  墨非定律有一条:计划得愈周详,事情实际发生的时候就愈背道而驰。此时非常适用,BB放下咖啡杯,我等待已久的八卦倾巢而出。


  自BB跟菠萝开始约会以来,历经无数个烛下灯前你侬我侬、忒煞情多的月夕花朝,BB一直坚决固守关防,要等到她计划好的完美时刻,菠萝很尊重女孩子说不的权利,并无逾越,不过,他另有其他玩伴,洋妞可不需要翻阅农历择黄道吉日才开张啊。


  她不知道的事情就不会伤害她,当时BB并不知情,她很天真地以为,既然他是她的唯一,自己也就当然地是他的唯一了,完全没想到其他的可能性。


  终于等到十一月,BB佯装不经意,开口邀约菠萝圣诞节去滑雪,菠萝面有难色,圣诞节他的父母亲会在温哥华,想不回家团聚,他最好有比“跟朋友去度假”更严重的理由,不过天助BB,菠萝爸妈临时决定到加州探望菠萝姐,所以几经波折,两人还是去了滑雪胜地。


  蜜月套房如同网络照片刊登那般理想,虽然贵了三倍(六月底预约跟十一月再重新订房价格差很多啊),岂料圣诞节不回家而跑去滑雪的人,不只是BB和菠萝,他们遇上菠萝的一堆朋友,蜜月旅行当场变成朋友聚会,浪漫烛光晚餐?拜拜,一伙人跑去吃必胜客买一送一超级大匹萨。酒吧小酌谈情?再见,全体人马移师爱尔兰小PUB五百畅饮,射飞镖打台球,朋友还跟洋汉争妞而大打出手,几乎扭上警察局,好玩是好玩,什么气氛情调就都冲下马桶去了。


  当晚果然一夜无事,菠萝喝得酩酊大醉,劳动三名壮士扛他回房间,还能怎么“有事”?不过也不能算完全无事,醉得人事不醒的菠萝吐了两次,BB得服侍男朋友呕吐更衣,完毕后把他的脸放在垃圾桶旁,早上菠萝还是在满枕狼藉的呕吐物中醒过来,什么“在彼此臂弯中醒来迎接晨曦”?莎哟娜拉。


  教滑雪不比教溜冰网球,虽然有很多肢体接触,却不太容易引起遐想,尤其是你老摔得狗吃屎或四脚朝天,得靠男朋友死拖活拉才站得起来,不会太浪漫,隔着厚厚的雪衣装备,更加没有帮助。菠萝的一挂好友都是运动健将,他本人更是自三岁半开始年年滑雪,很快就对BB的鸡手鸭脚有些不耐,好心地建议BB不如去露台坐下来喝热巧克力,他跟朋友上陡坡表演花式滑雪跟滑雪板去了。


  其实BB也松了口气,她已经摔完三年份的跤了,全身酸痛不堪,还是连最基本的站姿也无法掌握,可以回旅馆坐下来真是皇恩大赦,不过,看到自己男朋友跟穿鲜红色紧身滑雪衣、长发、大胸脯艳女一路飙滑雪板下山,艳女还大方致赠颊吻,引起众人围观侧目口哨掌声,心里还是不会太舒服。


  而且菠萝的朋友们并不懂得应该让朋友跟其女伴单独相处,一群爱迪生(电灯泡啦)跟得紧紧,整天团队活动,到晚上大家都累得贼死,呈倒头即可立刻昏睡状,正常人此时恐怕已经放弃原来的计划,睡觉算数,可是之前我说过,BB的执行力不容忽视,所以她还是坚持照原定计划进行。


  没有看过她的“剧本”,菠萝不大合作,首先,他完全不了解为什么明明冷水龙头流出来的水已经是冰的,他还要去拿冰块。BB又不能明说,两个人僵持了一下,菠萝放弃,还是尊重女生的意愿去找柜台要冰块,BB只来得及放水、点蜡烛,还来不及把玫瑰花的花瓣拆下来,已经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她真的不大会转弯,完全不愿意放弃计划好的任何部分,于是她把满怀长茎玫瑰花全扔上了床,自己抓着香槟跟杯子跳进浴缸里等着。


  菠萝开了门进来,果然接受暗示(他妈的,这已经是挥舞内裤招揽了,没有大脑尺寸正常的男人会接收不到此种讯息的),欣然赴会,两人鸳鸯浴啜香槟,前戏完毕,他把BB从水里捞出来,两个人携手上牙床。


  翻滚之际,菠萝忽然痛叫一声自床上弹起--玫瑰花跟玫瑰花瓣的差别,在于玫瑰花是有刺的。他反应神经好,加上肢体动作大,跳起来时一脚把BB踢到床下,枕头棉被一大堆纷纷滚地葫芦,跟着他一脚踩上滑溜的枕头,仰天摔倒,手肘把床沿的蜡烛精油灯一起扫落垃圾桶。那一下无影脚正中鼻梁,BB趴在地上满脸鲜血,菠萝大惊失色,跌跌撞撞也赶着要爬起来探视BB的伤势,百忙之中,垃圾桶里的纸屑垃圾(所有的蜡烛香精油均新拆封,都是纸盒塑料纸嘛)烧了起来。住过加拿大的朋友一定知道加拿大人对火警小心在意的程度,他们的烟雾探测器敏感到连炒菜的油烟都可以使之警铃大作。菠萝跳起来,扑进浴室找水救火,地板湿漉漉,他再次滑倒,打碎香槟瓶、玻璃杯,嘴唇额头以全速撞上浴缸角,重力加速度,灾情惨重,爬起来时手刚好撑在打碎的玻璃屑上。此时烟雾弥漫,警铃狂响,旅馆员工敲门紧急疏散客户,两个人鼻血长流、衣衫不整、狼狈不堪地被拉出来……


  我再也憋不住,一口咖啡全喷出来,直如满天花雨般,哈哈哈哈地爆笑出来,声震屋瓦,非常引人侧目。虽然知道对BB不好意思,可是我实在忍都忍不住,她住了嘴,一面拿纸巾擦脸擦衣服,一面狠狠瞪着我:“你笑好了。”


  “对不起,”我试图收敛,这简直像三流笑闹片的脚本嘛,脑海中不禁浮现画面,忍无可忍地又笑出声音来,停都停不住,噢,肚皮真是好痛。“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俩花了一点时间在急诊室处理伤口,护士的好奇之情简直遮掩不住,青年男女,两个流血的鼻子,好几处大片淤伤,菠萝的背上有如同被带刺细鞭笞打过的血痕,玻璃屑插在手心,额角肿包,撞松了一颗牙齿,而且,是在“蜜月套房”(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非常刻意地对急诊室人员强调)搞成这样的。 然后他们被警察检查证件,愤怒训话,狠狠修理一顿,搞了大半夜,回到旅馆,柜台经理脸色虽然不甚差,不过赔偿的那张单子,金额够难看的。


  如果这还不够羞辱,这件事情第二天上了报,虽然不是头条,占据的版面也不是太小,我在去上班的地铁车厢里对面乘客的报纸上看到的。而且菠萝的朋友住同一个旅馆,糗事一下子传扬开来,在他们俩回到多伦多之前,大概半数以上的同学跟朋友都已经听说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他们俩需要赔偿的金额不小,需要动用两人的信用卡才够,BB订房付款的加国本地付账信用卡已经满额,只得拿出备用的另一张卡付清,那张是B爸的副卡,试想象老爹收到信用卡账单之惨状(伯父几乎中风,立刻勒令闺女退学回香港,要不是国泰恰巧没机位,伯父可能收到账单第二天就亲自上飞机,前来逮女儿回家,后来是伯母力阻,BB声泪俱下并签保证书保证绝不再犯,事情才告一段落)。


  至此,BB的第一次作战计划之滑雪蜜月旅行,全盘失败。


  中国人的观念向来比较保守,对性爱尤其尴尬,二十一世纪了,还停留在可做不可说的阶段。我上五年级时,中学健康教育十三章跟十四章,老师就直接跳过去,请我们回家自行阅读,考试不用说当然是一题也没有出到,把这两课当成健康教育上的黑洞。那两章书我依稀记得,讲的是男女生理构造罢了,生理教育都等于没有,老师不好意思教,性教育当然欠奉。


  可是青春期的孩子们,好奇心求知欲跟他们狂飙的荷尔蒙一样旺盛,像洪水一样难以防堵,学校关上了闸门,他们绝对会找到其他出路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坊间又没有太多正确读物可供选择,相信也很少有青春期的少年男女胆生毛,敢于去询问关于生理常识、性教育书籍放置何处的。绝大部分的书店店东员工态度都跟害羞的学校老师差不多,我有一次疯了,居然开口问店员:“古典文学名著《金瓶梅》置于何处?”该女店员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像霓虹灯一样变换颜色,混杂了震惊恐怖鄙夷,煞是好看,好半晌,才终于从齿缝里挤出像蛇一样的嘶嘶声:“我们不卖‘那种书’!”看,也不会有太大帮助。


  在这种状况下,获取知识的管道便转向不会问问题的店铺,卖A片、裸体写真、色情书刊杂志的老板们通常嘴巴都很紧,不会问你为什么要看“这种”书,当然也不会跟你讨论第一百三十五期的《龙虎豹》封面女郎也登上第十九届最佳AV女优排行榜第几名。事实上,他们连收钱的时候也不会跟你的视线有直接接触,收了钱,嘴里含糊地哼哼唧唧,也不知道说的是“谢谢光临下次再来”,还是“猴死孩子怎么这么‘早秋’”。


  BB跟菠萝还是尝了禁果,在她的公寓。放假,室友都回自己国家了。


  我终于咬紧牙关忍住笑声,把眼角笑到飙出来的眼泪擦干,尽最大努力做出严肃的表情。“然后呢?”


  BB:“我很失望 。”


  啊?


  太棒了,省下一张电影票,我既惊讶又好笑,跟BB聊天实在太精彩,高潮迭起,绝无冷场,真个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BB小姐可是如假包换的在室女,我真是无法想象菠萝的表现要有多差劲,才可以从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口中得到如此评语。算了,我只是八卦,没有花痴,而且性这种事非常非常私人,甲之砒霜可能是乙之蜜糖,完全没有办法印证的,只好以BB小姐的判决做基准。


  想想原来是因为没有山崩地裂、海啸地震、火山爆发、大地颤抖、天女散花,于是对性抱持极高期望与幻想的小姐觉得大失所望,尤其是她真的下足功夫去准备第一次的接触,得到的结果,就好像你期待了一年的圣诞节大礼物,拆开来一看,里面居然只有一张家乐福五毛钱的折价券那样地反高潮。而且他们俩那个滑雪蜜月旅行传闻甚嚣尘上,两个人都觉得尴尬,BB又得面对B爸震怒,烦不胜烦,就干脆分道扬镳也罢。


  我后来在想,菠萝要是听到自己被拒绝的理由是因为他不是A片皇帝,不知道会不会觉得很冤枉,毕竟在洋妞圈中吃得开,又“有口皆碑”的华裔男生不是太多,十分讽刺。


  我本人受的性教育是很科班的,吾母去世时我尚未发育,生理问题没有人教导,也不可能是自己查字典、百科全书就搞得清楚的吧?吾爹甚有科学头脑与幽默感,他替我定好妇产科医生的门诊,并买进一本如电话簿那么厚重的《现代女性百科全书》,在该注意事项下均加以红线与眉批(上书:请与你的妇产科医生讨论),妇产科医生冷静专业地解答我所有疑惑,完全学术性科学化,并无附加道德规范或是“女孩子要留一点给人家探听”这种姨妈姑爹式的温情教育。


  于是我在发育之前对人体生理已经有相当程度的认识,大概自十三岁上下,已经很清楚男女两性生理结构,月经、梦遗、小孩从哪里来,对我均无神秘感,性爱亦无可鄙或是羞耻之处,我的性常识恐怕比中学那个叫我们回家自己看书的老师知道得还要多而彻底。妇产科医生唯一做得比她医生职责多的,是带我去买合适的胸罩。就某种程度上来说,家母早逝,反而促成我受到额外教育的机会。所以说上帝给你关了门,必然在他处为你另开一扇窗,信焉。

 

  二十一世纪的如今,也许性教育会做得比我当年求学时要好,毕竟时代进步了,婚前没有尝试过性行为的人应该占少数,算是即将灭绝的珍稀品种。可是翻阅周刊杂志,尤其是《壹周刊》的两性花园,会认真觉得,那些以性为武器,或是自以为很行的男女,实在还是搞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风气也许开放了,得到实用技巧、知识的渠道发达了,可是正确的性爱心理教育还是一片漆黑,女孩子大声张扬自己“爱大支”的,只要性能力高超的男人,或是炫耀自己面首无数,并不是真正的性解放,男女真正的平衡来自两耳之间,而不是两腿之间。因为男人有千人斩俱乐部,所以不甘落人后,大声疾呼自己可以做得“比男人”更好、浪、多、坏、贱、淫或是啥啥的,不代表男女平等,只等于承认自己低男人一级,处处在跟进效法而已。


  看,性就是性,孔夫子一早已经说过,跟吃饭喝水一样是人类最主要的欲求之一,虽然有说云发乎情止乎礼,然而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时,很自然也会有肌肤之亲的欲望,就像你口渴要喝水、肚饿要吃饭一样,是再自然不过的发展,没有什么可以羞耻或是需要搬出道德经的必要。宣扬曾经征服过多少人这种战绩更是无聊,既不可以帮助阁下享受性爱的愉快,亦不会让有可能的对象急于躺平,反而会让正常人逃之夭夭的。


  套几句超级常用、通俗到几乎老土的slogan来做结尾,“自然就是美”,所以,“Just be yourself”,做好适当的防护措施之后,“sit back, relax, then enjoy the ride”,至于要讲道德规范礼仪及其他,等出了卧房再说吧。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