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黑红轮盘
来源:网上转载

  一箱薯片令他直抵我心

  那天在公司,几个客户发生了争执,安虎就在其中,几个爱面子的男人凑在一起,自然谁都不愿让步。眼看争执即将升级,我只好过去救场,倒水斟茶,劝说一番,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就慢慢散了。事后,安虎夸了我几句,临走,我就专门送了一个公司的礼品杯给他,当是感谢他刚才给我面子。

  他拿着杯子掂了掂,笑着问我:“这么多领导,只有我有杯子,多不好。”我做销售已有些时日,本来性格就开朗,和客户打交道也经常开玩笑,脑子没多想,脱口说道:“你就说是女朋友送的。”“可惜我已经成家,嗯,未立业!”我被他逗笑了,继续顺口说道:“可惜,那我没机会了。”

  说过就算了,男人们和女人随口说几句玩笑,也不必当真。不料安虎刚往外走,就有人问起杯子,他冲我眨眨眼,蛮高兴地回答:“这是我女朋友送的。”那人就打着哈哈,笑他艳福不浅。没想到他真这么说,我闹了个大红脸。

  事情过了也就过了,我没多想。他虽然要了我的手机号码,也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但我根本没想过会和他怎样的。安虎刚30出头,看起来年轻活泼,但早已结婚,有个女儿,已上幼儿园了。在电话里,他毫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生活实例和网上的故事都告诉我:远离已婚男,否则受伤的只是自己。他再打来电话,我都当作公事电话对待,也不再乱开玩笑了。

  不久后遇到我过生日,忙了一天到晚上才休息,我正独自无聊,正巧他打来电话。远离家乡和朋友,在外生活,难免有些孤寂落寞,我忍不住跟他絮叨了几句。他一听,说:“那你想要什么礼物?我买给你。”我说,“想吃棒棒糖,给我一把棒棒糖吧!”“真的?那我就去买啊。”“你还真买啊?我其实想吃薯片。”我随口说道,其实也不是真想吃,就是跟他扯几句闲话而已。没想到他还是满口答应:“好。我就去买啊。”

  很快,我就听到有车停在了楼下,他叫我下来,他打开轿车后盖,搬出一个纸箱,“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个口味,干脆每样都买,你想吃什么味道就选什么。” 我探头一瞧,居然满满一箱子薯片,花花绿绿的包装,各种口味应有尽有。

  我心动了一下,从未有人对我如此用心啊!可我还是没失去理智:“我哪里吃得了那么多薯片,还是带回去给你家小朋友吃吧。”

  说到孩子,我恍然惊醒了一些。再次提醒自己:他是已婚男人,有家有口。被宠爱的感觉是很好,可陷入这样的感情,不会有好结果。

  安心做他的地下情人

  理智还是屈服于感情了。那箱薯片就此给我的心房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我不再努力避开他。他对我温存体贴,比我前男友实在好太多。听说我生病,他趁着工作间隙给我送来药,不晓得哪种适合,他还买了好几种,叫我选。他的关怀源源不断,温暖着我。

  很快到了11月底,我还是想在陷入情网前挣扎出来,就说请他吃饭,感谢他的关心。趁他去洗手间,我悄悄先买了单。他说我过于客气,我故意扭过头跟他说,“我真的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咱们就做个普通朋友吧。”他沉默了,没再说什么。

  仿佛是最后的浪漫,他带我去东湖兜风。并排坐着,一路闲话,初冬的风很冷,车里的空气却渐升温。而后他执意要去喝咖啡,再出门已是深夜,他说再多逛一会儿。这样的时候,人的自制力仿佛特别脆弱,他忽然握住我的手,我顺从了,他偷吻我,我接受了。顷刻间,形势急转直下。凌晨两点,安虎牵着我的手去了宾馆,我没拒绝,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什么都不必再说,我们之间成了地下情人。我成了一个自己都有点鄙视的第三者。他宠爱我,我却始终自责自卑,从不询问他家里的任何事情,多知道一点,就多自责一次。我们每周约会一次,我也从不要求他非要经常陪我,只希望他开心快乐,跟我在一起轻松自在。这也是他对我好的一个原因,他说:“跟你在一起,我从未有过的轻松。真的。”我很少给他电话或短信,也从不在下班时间联系他,万一他那时正在家,岂不是会给他找麻烦么?许多需要他的时候,我想想又放弃了,不愿打扰他。

  不久到了情人节,我正上班,他打来电话:“笑笑,我在新世界给你买了礼物,已经付过款了,你直接去取吧,我不方便亲自送过去。”我去了一看,是一款品牌手表,大约要3000多元。我觉得太贵重,就问店员可否退货,店员说货已售出,不能退。打电话给安虎,他再三劝我收下。这是我多年来第一次收到情人节的礼物。这是回报?是奖赏?我不得而知,只是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仿佛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就是玷污了这段感情似的。我宁愿什么都不要,就乖乖地等候着,心里反而更踏实。后来我买了一支上好的钢笔送他,这也是我第一次送礼物给男人。

  恋爱中的女人,谁不想独占爱人呢?可我只是每周拥有他那么一夜。我恨自己。催促自己放弃这没有未来的畸情。发短信给他说:我们就这样放弃吧!他回:我尊重你的决定。

  接下来,我故意不联系他,他发短信,我也坚决不回。可两周后,我又向自己的情绪投降了,一想起他的好,就恨不得立刻见到他。我主动约了他,对他坦白:“我什么都不要,就这样和你在一起,好吗?”“他沉吟道:“这对你不公平。如果你忘不了我,我只有做件让你伤心的事情,你就忘了。”我又怕了:“还是不要做为好。”

  我以前从没想过要他离婚,可当我想到我们根本没有未来,更伤心,只好这样饮鸩止渴地继续交往着。

  他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我们在一起时,从没见过他老婆打电话给他,我很纳闷,想问又忍住了,怕他说我故意闹。有时候想想,也觉得这样不明不白,不是个事,有跟他吵架的冲动,可再一想,自己也有错,再吵架不是更显得自己贱么?一开始他就都告诉我了,是我自己愿意的,也怪不着他!

  那天又去宾馆,上楼后,他说手机忘在车里了,我主动说去帮他拿。拿到手机,我忍不住翻出了短信。起初都是一些问候短信,虽然从名字上看都是女的,但短信也都是些平常话。正打算不看了,跳出来一个新的,劈头一句就是“你说过会为我保重身体的”,我呆了一下,这话可不是随便说的,暧昧指数嗖嗖地就直线上升了。

  我脚步沉重地上了楼,话到嘴边,还是没问出口。自己早就说过不问他的是非,现在又问,岂不是自打嘴巴?第二天,我还是问了,实在是憋不住了。他随口说道:“别人发着玩的吧。”我也不是正牌,有什么权利去管他呢?只好劝自己莫多想。为了贪恋那点温情,我只能继续忍!

  前不久,奶奶去世了。办完丧事回来,我悲从心来,或许也对这段感情有些伤心吧,就打电话叫他陪我去江滩散心。聊了几句,发现他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就提醒他说:“你来电话了。”他看我一眼,接了。我离得很近,有些话也隐约钻进我耳朵里。明显是个女人打来的,声音挺兴奋,叫他去唱歌。他说在消夜,没空。那女孩不信,催促着非要他去。两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拉锯战了一阵,我在一边等着,眼泪也只能往心里流,不想破坏自己贤淑的形象。

  看他真的不去,那边恼怒地挂断了电话。我尽量平静地说:“我不想去江滩了。吃完消夜,你去唱歌吧。”“我不去了。”而后两人无话,也不知说什么好,车里的气氛很凝重。

  到了西餐厅,勉强点好餐。他又来电话了。一听,还是刚才那个声音。我不想让他尴尬,更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就起身说去洗手间。十分钟后,等我回来,电话已经挂了。上菜后,我把话题转到了别处,不想大家都不开心。

  我木然地吃着饭,越想越难受,如果是他老婆的电话,我不会介意,可从那个女孩的态度来看,他们肯定关系不一般。他拿出一张碟片,递给我:“这是给你上次生日刻的碟子,弄好了,给你带过来。”我没说话,接过来一折两半。他沉默不语。吃完饭,我执意要走,生怕自己会追问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怕受不了打击,当场失态。我没要他送,跳上的士,绝尘而去。而自始至终,他没向我解释一句,只是说:“这样可能对你更好。”

  坐在车上,我一条一条地看他发给我的短信,再一条一条地删掉。手机里还存着他的照片,以前每次想他,我都拿出来看看,现在再看,除了伤心,还能有什么,一起删了吧!

  我不再理他,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我清理出他送我的礼物:几件衣服,一款手表,一个MP4。难道这就是他爱我的见证?是不是他也会给别的女孩买更好的礼物,只为博红颜一笑?

  我决定离开他,那就把这些礼物全部送还给他,从此“萧郎是路人”。可如果他真的是为了让我死心才这么做,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毅力和决心彻底分手。毕业工作以来,职场上摸爬滚打,我已锻炼得坚韧果断,唯独面对这个对我最好的男人,我恋恋不舍。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