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两性故事:为了床上的女人 他杀了三个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2:13:24  

女人如果偷情偷出了感情,你就是用十头牛拉她回头她也不会心动归家的。出轨的乡村少妇孙淑花从家里悄悄的离开返回打工的福建和自己的情人重庆的年轻小伙子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吻着、缠绵着,疯狂的在床上折腾着。满头大汗的小王在精疲力竭后躺在裸体的孙淑花怀里依偎着,孙淑花一对饱满的乳房抵着小王的胸部,

小王忍不住诱惑用嘴叼住吸允着,孙淑花脸儿红红的害羞说:“你就是一只喂不饱的馋猫嘛,莫吃了,你吃的我浑身不舒服哩!”

“谁让你的两个奶子这么好看诱人嘛,你晓得你在我的心里有多么的重要吗?”年轻的小王停止吃奶搂紧身体丰韵的孙淑花说。

“我回家提出离婚了,他揪住我的头发想发狠,我冷冷的一笑他放开了手。不过他不同意离婚,他说如果离婚让我给他二十万现金,你说我一个打工的哪里去弄这二十万钱呀?!”孙淑花温柔的给小王说。

“龟儿子不离婚,还要二十万块钱,这是他在做梦吧?”小王一手轻揉着孙淑花的腹部不屑一顾的说。

“他是用钱在要挟我,想达到不离婚的目的,他吃几碗干饭我清楚得很哩!”孙淑花漫不经心的回答。

小王和孙淑花两个人说着话在疲惫里搂紧睡去,夜晚静静的,只有彼此的香甜酣睡声,只有少妇孙淑花的梦呓惊醒了春天的黎明:“龚莽实,姑奶奶十九岁就傻傻的嫁给你,

给你生了两个儿子,你还不放过我,要二十万才离婚,你还是个人吗?!咹,你不同意离婚想怎么样……想……怎么样?”孙淑花的梦呓也惊醒了小王。

小王起身一看孙淑花还在梦里呓语,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想法,如果孙淑花的乡村丈夫龚莽实今年夏天再不同意离婚,自己在暗地里就准备采取措施雇人行凶。

小王二十七的年龄又是初涉性爱,他迷恋少妇孙淑花的善解人意,更迷恋少妇孙淑花在床上的主动体贴和柔情蜜意。他打心眼里想娶少妇孙淑花为妻,想一心一意的过两个人的甜蜜生活。

可是少妇孙淑花毕竟是他人之妻,自己睡着抱着这只是偷情解渴,并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生活。他在工作之余和孙淑花散步、逛商场,夜里睡在一起也多次探讨过两个人的未来,

描绘过两个人假如能结婚成为夫妻的美好明天,结果每次都被一个不愿意离婚的乡村年轻男人龚莽实堵在了中间。何况这个男人龚莽实和孙淑花是合法夫妻,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谴责人家,

而且是自己主动睡了他的女人,按理说是自己做了亏心事……小王有时间也思考这件事的未来,但每次只要和孙淑花两个人在床上一发生性爱关系,他就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上天赐给他小王的,他应该为这个女人去献出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年轻的小王和孙淑花一直在工厂外边租房子住以夫妻相称,很多打工的人也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所以小王暗暗的攒钱准备雇人到乡村少妇孙淑花家里教训那个死不离婚的男人龚莽实一次。

他曾经偷偷的和孙淑花两个人一起到过安康,因为回重庆的列车要经过安康,去年春节他和孙淑花两个人一起回家,在安康下车曾经看过安康的风景,也把孙淑花送到了村口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的。

小王心里准备着实施教训孙淑花的丈夫龚莽实的计划,他选来选去觉得自己得亲自出手,带上自己的表弟邓三狗当帮手,如果顺利就可以促进自己爱的女人孙淑花很快的离婚嫁给自己当老婆。

于是小王背着孙淑花安排好了一切,在农历五月初的一天突然对孙淑花说:“了不得,了不得,我家里发生了事情,我得赶紧回家一趟,你在这里照顾好自己,好好上班,我回家处理完就很快赶回来了!”

“啥事嘛,急的你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哩?”孙淑花关切的问。

“莫问了,这些事情都是家事,我回去处理好了就回来了,你莫操心!”小王说着就背起挎包出门乘上了回家的列车,孙淑花在车站硬给小王兜里塞了一千元现金,

叮咛啥事都要冷静对待和气处理,千万莫耍二杆子脾气,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小王乘车离开了福建,孙淑花按时上班下班,吃饭睡觉。

五天后孙淑花租住的屋门被敲开,门口出现了自己故乡的五个警察。警察亮明身份对孙淑花进行了当场询问:“你何时到福建打工的?家里的丈夫和儿子来过福建吗?你在福建打工是不是有了相好?你什么时间向你的丈夫龚莽实提出离婚的?”

“我是五年前到福建的厦门的,一年后和重庆乡村的青年小王相好的,一直我们租房子住在一起,三年前我回家向我丈夫龚莽实提出离婚的。”孙淑花心里惊惶的回答。

“你的相好小王是怎么知道你家的住址的,他是不是向你说过什么?”一个年长的警察严肃的问。

“他去年春节回重庆时顺便送我回家的,他没有向我说过啥,只说一心一意想娶我,让我趁早离婚!”孙淑花如实的回答。

“你丈夫龚莽实和两个孩子两天前的黎明被杀,我们调了公路口的监控发现了两个陌生人,而且两个在城里汽车站旅馆住过,我们已经侦查抓获了,你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们一起回家料理后事!”年长的警察严肃的望着孙淑花说到。

“啊,怎么可能吗?怎么可能呀?!”孙淑花惊恐的说着瘫坐在了地上,警察扶起她将她带回了故乡。

一场婚外情结束了,一个悲剧发生了。年轻的小王带着自己的表弟邓三狗当帮手,两天前的黎明手里提着钢管潜伏到孙淑花家的村外,黎明悄悄的破门而入,对床上就是一顿乱打,

睡梦中的乡村青年龚莽实和两个孩子被乱打致死,警察很快侦破了这起血案,抓获了想逃回福建厦门的凶手小王和他的表弟邓三狗,赶到厦门也带回了出轨惹出来血案的乡村少妇孙淑花。

婚外情惹祸生血案,婚外情毁灭了一个乡村人的家。出轨的乡村少妇孙淑花回到故乡看着眼前发生的血案彻底的疯了,她经受不起这种残酷的打击,

她精神失常了似的行走在汉江边嘴里念叨着自己孩子的名字,一会哭一会笑,没有人同情她,也没有人关心她,她在一天深夜狂喊着,哭叫着自己孩子的名字跳进了滔滔的汉江急流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