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视频性爱隐秘又销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3:01:07  
 硕士研究生许晓春是上海新区外资企业年轻有为的CEO,当他在北京邂逅昔日大学恋人赵婉清之后,两人旧情复燃。8天的亲密相守让两人如胶似漆,难舍难分。在许晓春离京前夜,两人签订了一纸《守贞协议》,即为了避免破坏彼此的家庭幸福,今后两人不能发生肉体关系,只能通过网络视频来延续初恋的纯真情愫。许晓春没有想到,当他通过网络视频与旧情人互诉衷肠的时候,他便踏上了孽情肆虐的悲情不归路……


  激情邂逅,一纸《守贞协议》埋下孽情祸种


  1972年4月,许晓春出生于上海一个干部家庭。1997年秋天,许晓春从北京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班毕业后,进入上海新网路应用公司从事电子商务研究开发工作。1998年年初,许晓春和女同事邢玉梅相恋相爱。7月1日,俩人在上海举行了隆重的结婚仪式。1999年3月,许晓春被英国某商务公司招聘为高级商务总管。同年9月,业绩斐然的许晓春被提升为公司CEO。9月9日,邢玉梅剖腹产下了白净可爱的胖小子豆豆。


  9月20日,许晓春飞赴北京参加计算机商务应用专题研讨会。在会务组报到时,他意外地遇到大学初恋情人赵婉清。言谈中,许晓春得知赵婉清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广州,在广州浮压动力自动化研究机构从事应用电子工程的开发应用工作。5年前她和一位工程师结婚,女儿婷婷现年4岁。下午会议结束后,许晓春约赵婉清去吃下午茶。期间,赵婉清回忆当初因为许晓春父母反对迫使他们分手的痛苦往事时不禁泪流满面。许晓春握着赵婉清的手动情地说:“感谢上苍,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来弥补这段夭折的纯真恋情了!”


  用过晚餐后,许晓春邀请赵婉清来到他下榻的宾馆包间。半推半就之间,赵婉清褪去了衣衫和许晓春缠绵在一起……


  9月28日,是许晓春与赵婉清在北京的最后一天。这天晚上,两人缠绵之后,赵婉清流着泪水说:“明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老公,我对不起他,我现在真的很后悔,我们不该这样越轨,可是一想起明天就要离开你,我心里又很难过,我舍不得你离开我!”许晓春想了想说:“今后我们可以通过宽带网络视频‘面对面’地交流感情,这样既能解相思之苦,又可避免出现越轨行为。”两人经过冷静的思考之后,共同签订了一份各自为伴侣守卫贞节的《守贞协议》。协议规定:双方不能再逾越道德底线而发生肉体关系,更不能破坏彼此的家庭幸福,双方可以通过网络视频表达彼此的纯真恋情。


  9月30日,许晓春购置了帧速率为15帧的30万像素摄像头安装在台式电脑上,很快调试上网。打开可视界面,赵婉清清秀瘦弱的面庞顿时清晰地出现在屏幕上。许晓春激动地说:“婉清,你让我想死了!”赵婉清幽幽地说:“我也是啊,一天不见你就想得慌。”两人通过网络视频呢喃倾诉着思念之苦,一谈就是两个小时。直到赵婉清的丈夫摁响了门铃,两人才恋恋不舍地下了线。


  一次偶然的机会,许晓春从新浪网与因特尔公司共同发布的热点网上查阅到上海与广州的迅驰笔记本WiFi网络覆盖范围已经相当广泛。这个喜讯让于晓春欣喜若狂,他立即将WiFi覆盖分布图下载传给赵婉清。两人共同商定:购置迅驰笔记本和摄像头实现“面对面”的远程可视聊天,为随时传递彼此纯真的情愫创造条件。


  10月10日,许晓春斥资数万元从网络上为自己和赵婉清分别订购了一台高配置的DELL


  迅驰笔记本电脑。从此,许晓春与赵婉清利用一切时机避开各自的伴侣,拎着迅驰笔记本到任意一个WiFi无线网络覆盖区域上网幽会,毫无顾忌地敞开心扉与对方浓情缠绵。


  10月29日,赵婉清惊喜地告知许晓春,她们单位迁到被WiFi覆盖的写字楼办公。从此,她可以利用晚间加班机会独自到办公室上网了。为了网络幽会的方便,11月2日,许晓春斥资在一家覆盖WiFi网络的宾馆包下了数字单人间,包期一年。


  许晓春与赵婉清认为他们之间的幽会非常隐秘,没有人会发现他们的私情,所以他们经常恣意幽会到很晚才回家。日子久了,许晓春的妻子邢玉梅对丈夫早出晚归的行为大为疑惑。许晓春却解释说他最近要做科研课题调查,经常外出查证资料,所以每天很晚才能回家。邢玉梅信以为真。


  11月5日晚上,许晓春在网上与赵婉清谈起了北京与会期间的销魂之夜,许晓春冲动地表示:“我真想即刻飞赴广州和你在一起。”赵婉清连声制止说:“我们事先约好不再发生肉体关系,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许晓春请求赵婉清裸露上身让他欣赏,说这样可以减轻他的性压力。赵婉清羞涩地答应了他……


  守贞失败,越轨男女肆虐偷欢迷情“幸福围城”


  由于许晓春与赵婉清过度沉湎于网络性爱,使他在和妻子过夫妻生活的过程中显得力不从心。1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许晓春和赵婉清谈到深夜回到家,发现邢玉梅裹着毯子蜷缩在沙发上打着盹儿。见到丈夫回来,邢玉梅连忙打起精神,到厨房炖了一锅浓香的补汤端给了他。面对爱妻细致入微的关爱,许晓春感到愧对爱妻。可是想到和初恋情人新奇刺激的网


  络性爱,许晓春狂热的念头立时占据了上风。


  2002年4月7日下午,许晓春的儿子豆豆得肺炎住院治疗。许晓春下晚班后抽空去医院看望豆豆。豆豆哭着要爸爸陪伴在他的身边,许晓春勉强答应了。这时候,赵婉清连续发了10几条短信催促他上网幽会。邢玉梅狐疑地问:“谁给你发那多的短信?给我看看。”许晓春连忙关掉手机说:“是别人发错了短信。”眼看已经超过网络幽会时间半个小时了,他的脑子里不停地闪动着赵婉清的影子,他再也坐不住了,对妻子推说有重要公事要办,不顾儿子涕泪横流的挽留,狠下心快步走出了医院。


  这天晚上,许晓春照例和赵婉清发生了网络性爱关系。事后,许晓春把儿子生病住院的消息告诉了她。赵婉清惊诧之余不满地说:“你儿子生病你也不顾,你未免太无情了吧?”许晓春愤懑地说:“还不都是为了你,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赵婉清义愤填膺地说:“天下还有比自己的亲骨肉更重要的吗?我最恨无情无义的男人了!”两人争吵了10几分钟后不欢而散。


  其后的日子里,许晓春极力想把赵婉清从脑子里彻底忘掉,可是他做不到。5月11日,许晓春意外地接到赵婉清打来的电话:“今晚能不能上网来?我想和你谈谈。”许晓春满口答应下来。晚上,许晓春接通可视网络,发现赵婉清比以前消瘦了很多,心疼地说:“清,你瘦多了。”赵婉清幽怨地说:“都怪你,这阵子怎么不理我了?还生我的气吗?”许晓春说:“你是为我好,我应该感谢你才对。过几天我要去广州出差,想顺便去看看你。赵婉清欣喜地说:“我等你!”


  5月19日,许晓春飞赴广州,快步走进了赵婉清早早为他定下的星级宾馆单人间。当赵婉清将许晓春迎进室内时,许晓春就迫不及待地要抱住她亲吻,赵婉清连忙推开他说:“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不要一错再错了,好吗?”但最终她还是经不住许晓春的软泡硬磨,赵婉清的守贞防线彻底溃败……


  5月21日傍晚,许晓春和赵婉清在一家法国西餐厅用餐。期间,许晓春看到邻座的一家三口温馨地吃着家庭套餐,羡慕地说:“看人家多幸福,我们能不能也像他们那样?”赵婉清凄然地说:“我们已经没有这个缘分了。不过,我可以保证,下辈子一定嫁给你。”许晓春痛楚地摇摇头说:“如果等到那一天,我一定被折磨得疯掉了。”赵婉清取出随身携带的迅驰笔记本说:“我们现在的家不是也很快乐吗?互联网为我们建立了谁也看不到的幸福围城,纵然远隔千山万水,它也能够让我们随时随地痴情相守在一起,甚至能满足我们的性爱需求,这不是很好吗?这总比拆散两个家庭要好得多……”许晓春被她的话说动了心。两人信誓旦旦地表示,要齐心协力打造好属于他们的幸福围城。


  纵情走火,副总裁身陷偷情怪圈悲恨悠悠


  6月上旬的一天晚上,许晓春像往常一样准备进WiFi宾馆包间和赵婉清网络幽会。不料,刚进宾馆,迎面遇到邢玉梅的好友魏芬。许晓春主动解释说是来见一位朋友。魏芬开玩笑的说:“男的还是女的呀?”许晓春忐忑不安的陪笑说:“当然是男的。”魏芬走后,心虚的许晓春想打电话给赵婉清取消当晚的幽会,一摸衣袋,才发现手机丢在了家中。许晓春心下一惊:如果赵婉清打他手机被妻子接到就糟糕了。


  许晓春心急如焚地赶回家,发现邢玉梅像往常一样微笑着端来燕窝汤给他喝。他这才放下心来。趁邢玉梅进卧室看电视的空子,他抓起手机躲进书房拨通赵婉清的手机。赵婉清开口就问:“你妻子有没有找你麻烦?刚才是她接你的手机,我不知道是她……”


  许晓春不安地走进卧室,没等他说话,邢玉梅微笑着说:“什么事情让你慌得把手机也忘在了家里?刚才你的女客户不停地打手机找你,我只好替你接了。”


  长期以来,许晓春没有和邢玉梅过夫妻生活的欲望,这使得她以为丈夫的性功能有问题,硬是拉着他到医院男性科作全面的检查,结果一切正常。邢玉梅认为其中必有隐情,她希望丈夫说出实情。许晓春反而责怪妻子疑神疑鬼。


  7月12日,邢玉梅把儿子托付给父母照料,然后声称要去深圳参加博览会。邢玉梅走后,自以为高枕无忧的许晓春频频与赵婉清网络纵情。但是,在7月14日这一天晚上,赵婉清并没有如约而至。许晓春拨打她的手机,对方处于关机状态。许晓春隐隐预感到有什么不妙的事情要发生。


  7月18日,邢玉梅从深圳回到上海,许晓春并没有看出异样的苗头。当天晚上,许晓春忽然接到赵婉清的电话,她忧伤地说:“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许晓春惊诧不解地追问个中缘由。赵婉清泣声说:“你不要问了,总之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伤害彼此的家庭,我们这样下去是没有好结局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许晓春懵懂地瘫坐在沙发上,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


  思前忖后,他开始怀疑邢玉梅的深圳之行大有文章。趁妻子熟睡之际,许晓春从刑玉梅的旅行包中发现了两张往返广州的机票。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将熟睡中的邢玉梅从床上拉了起来。许晓春愤怒地问她是不是去广州了。邢玉梅忿忿地说:“是啊,我特意去广州拜访了你的小情人。”许晓春愤然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快说,你对她怎么样了?”邢玉梅酸楚地说:“我对她做了我该做的一切!”许晓春怒声叫道:“你要是敢动她,我对你不客气!”醋意浓生的邢玉梅火气顿时冒了上来:“我就动她了,把她打得一塌糊涂,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她只不过是你的地下情人,值得你这样护着她吗?”许晓春愤然狡辩道:“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不许你血口喷人!”邢玉梅冷笑着启动台式电脑,将他们在网络上调情自慰的不堪入目的镜头打开。许晓春愤怒地骂道:“偷载我的隐私文件,你简直太卑鄙无耻了。”邢玉梅指着电脑屏幕不屑地说:“看你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和那些无耻的下流胚子有什么两样?”愤怒的许晓春抬手向她的脸上狠狠扇去。邢玉梅抹着从嘴角流出的血丝面无惧色地说:“你痛快地打吧骂吧,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许晓春嗤鼻冷笑道:“后悔?恐怕是我后悔娶了你吧!”他颤抖着手将电脑中的录像删除。邢玉梅含泪说道:“我已经分别储存在几个优盘里面,你删不尽的。”怒气冲冲的许晓春狠狠说道:“要是赵婉清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罢摔门而去。


  第二天中午,一辆违章行驶的轻摩将下班回家的邢玉梅撞倒在地后逃逸。此时,许晓春下班经过事发地,他看清被撞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时,内心竟然产生出复仇后的莫名快意,甚至认为妻子受伤并不严重是一大遗憾。


  一连3天,许晓春拨打赵婉清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许晓春决定飞赴广州亲自打探赵婉清的近况。到广州以后,为了不惊扰赵婉清,他执著地在赵婉清的写字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她出现在停车场门口。许晓春的第一句话就问:“我妻子有没有打骂你?”赵婉清动情地说:“她是一个很讲道理的好妻子,她对我非常尊重。”这时许晓春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妻子,一时懊悔万分。但他还是提出想和赵婉清继续保持情人关系,被她严词拒绝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